« On ne peut pas continuer à s’immoler comme ça ! »


« On ne peut pas continuer à s’immoler comme ça ! »

Traduction de “不能再这么自焚下去啊!” par Woeser 

Le 8 janvier, du comté de Golok de l’Amdo m’est arrivée la nouvelle du sacrifice par immolation d’un Rinpoché. Très vite j’ai appris qu’il s’agissait du Rinpoché Soba, très populaire dans sa communauté. C’est vraiment une affaire importante ! Selon les coutumes et traditions du Tibet, le Rinpoché est le stade suprême parmi les moines, et ce Rinpoché qui était admiré et respecté par sa communauté s’est sacrifié, ce qui ébranla très fortement les Tibétains !

 Afin de mieux comprendre les circonstances, j’ai immédiatement publié une déclaration sur mon blogue. Ces dernières années, c’est souvent la même chose : les nouvelles de plus en plus mauvaises qui nous parviennent annoncent toutes une catastrophe humaine pour le Tibet. J’ai essayé d’écrire, j’ai tenté de décrire, puisant dans mes forces pour argumenter, jusqu’à cet état où il est trop tard pour les larmes. J’ai dit à Wang Lixiong que même un Rinpoché s’était immolé. Il fut très triste et dit après un long moment : « On ne peut pas continuer à s’immoler comme ça ! » Il dit qu’il fallait faire quelque chose, ne pas rester ici à écouter l’une après l’autre ces nouvelles de malheur.

 Dans des moments comme cela, la voix de la raison est très importante. Peu importe qu’elle vienne des Tibétains, des Chinois Han ou de toute autre personne, le son de la voix de la raison doit être diffusé, les discussions sur les méthodes doivent être immédiates. Wang Lixiong prit deux jours de son temps pour écrire un article de moins de 2000 caractères. Il y avait à ce moment un total de 16 auto-immolations à l’intérieur du Tibet. Je prévoyais publier par segment son article sur Twitter pour stimuler les discussions, mais le 14 nous est venue la nouvelle d’une autre auto-immolation d’un Tibétain d’Aba. De toute évidence, nos articles et discussions ne sont pas aussi rapides que les flammes qui brûlent les Tibétains.

 Wang Lixiong pense que les Tibétains ne peuvent plus s’auto-immoler, mais pas comme cette certaine controverse qui veut savoir si l’auto-immolation correspond ou non au point de vue bouddhiste ou de savoir si les immolés disposent de sagesse, ou en ce qui concerne la Chine, de savoir si elle a plus peur des Tibétains vivants ou de leurs cadavres brûlés. Il faut dire que le point de vue de Wang Lixiong est réaliste et qu’il propose une méthode. À cette fin, je tiens à vous présenter son article : « En dehors de l’auto-immolation, que faire ? »

 Je vous présente d’abord la première section de l’article, où il écrit :

 J’ai absolument beaucoup de respect pour les Tibétains immolés. Bien que l’objectif imaginé par chacun des immolés n’est pas nécessairement réaliste ou réalisable, mais peu importe s’ils n’avaient pas de vision claire, ils ont intégré le rôle qu’ils se sont créé et ont inspiré le courage d’une nation.

 Le courage est une ressource précieuse, en particulier si les ressources réelles manquent, le courage est souvent le facteur clé dans le combat de David contre Goliath. L’auto-immolation nécessite le plus grand des courages. Le courage des 16 Tibétains immolés sur le territoire du Tibet a secoué le ciel et fit pleurer jusqu’aux dieux, dont l’auto-immolation de Soba Rinpoché de Golok en Amdo représente l’apogée. En ce qui concerne d’inspirer le courage de la nation, je pense que ce sommet a été atteint.

 Maintenant, la question est devenue : que pouvons nous faire avec une ressource précieuse telle que ce courage ? Continuer les auto-immolations, ce serait jeter ce courage dans le feu. Je pense qu’à partir de maintenant, cela serait du gaspillage, le courage que les martyrs ont inspiré doit être utilisé pour produire des résultats : voilà l’espoir des pionniers, voilà la valeur de leur sacrifice.

 Un tibétologue laissa ce message : Wang Lixiong a exprimé un véritable respect pour l’auto-immolation des Tibétains, plutôt que de « se tenir debout sur une hauteur et évalué les gens d’en bas » ou d’insulter les immolés. Mon admiration va à Wang Lixiong pour avoir exprimé de l’intérieur de la Chine cette attitude franche et d’avoir clairement indiqué : ces Tibétains qui s’immolent sont des martyrs du peuple tibétain, ils inspirent le courage de leur nation.

 15 janvier 2012

Advertisements
Cet article, publié dans Traduction, est tagué , , , , , , , , , , , , , . Ajoutez ce permalien à vos favoris.

2 commentaires pour « On ne peut pas continuer à s’immoler comme ça ! »

  1. Ping : “Self-Immolations Cannot Go On Like This!” By Woeser

  2. mami dit :

    網友調侃“七問達賴”同題反七問中共

    為讀者增加趣味,筆者將大部分原屬“七問達賴”內容調侃了一番,其中也不乏真知灼見。

     有網友寫了一個段子,轉給中共和他的爪牙們“共勉”:

      我問上帝:中共何時能有民主!?上帝說:中國民眾什麼時候醒了,中共馬上就完蛋!我又問:那強硬派和五毛為什麼還這樣胡鬧?上帝說:它們無知、無聊、無人性!我說:那你不能管管嗎?上帝說:我只管人的事,畜生們的事不歸我管!我又問:那總得有管它們的啊!上帝不屑地說:你去地獄找那個列寧,希特勒,毛澤東和斯大林去管吧。我說:是總在天安門水晶棺材躺著的,那個全身浮腫的那個爛人嗎!?上帝說:不是它是誰!我心想:切!它能成嗎…..。

    按:戒殺,戒妄語佛家法度。保護公民的言論自由,集會自由都是中共在內大多數國家公認的價值,是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人權理事會成員國需要共同奉守的基本尊則。實事求是、尊重事實,也是文明社會的共識。回顧中共91年來的言行不一統治,所有法律、政策、軍隊為主旋律中共賣命的做法是違反文明法治的。常年綁架中國民眾的言論表達權,知情權,選舉權。

    筆者 忍不住就此忍不住就此發問。

      一問中共:為何蓄意壓迫、迫害到藏人走上自焚的絕路?
      從1951年10月16日,中共就公開的入侵西藏,先以武力進犯,而後聲稱是來幫助西藏打外國帝國主義的。共軍一個個都和善的只會唱歌,跳舞,放電影,吃飯付錢,還幫農民鋤地。中共宣稱他們是上最先進的國家云云。可沒過幾年兩條藏中公路修通了,中共就露出了另一幅殘暴的面目。
    已導致120多萬的西藏人非正常死亡,6000多座寺院和佛寺學校被毀,把一個有著6000多年文明的社會幾乎消滅殆盡。中宣部,統戰部開動中共喉舌,大加抹殺藏族文明,抹黑藏族歷史。在中共主宰西藏的61年中,中共從來沒有反過醒!沒有道過歉!
    因為中共自稱“中共永遠正確,永遠光明,永遠偉大”一貫自大,目中無人。從來就說過,“這一次我錯了”人無完人會犯錯,但是中共神權,神是不會犯錯的。中共突破了人類的道德底線,已經是盡人皆知,除了大陸民眾外,中共和共產主義已是名聲在外。
    藏族人為西藏自由抗爭,不攻擊別人的前提下,自焚的方式來抗議中共,將中共的殘暴壓迫,曝光在國際媒體下時,中共救急了,亂咬人!立馬惡人先告狀,把自己的過失轉嫁到達賴喇嘛身上,到底是中共在執政還是達賴喇嘛在執政?是中共一貫的作風,一切都是“達賴”的錯,向來無法提出證據來證明自己的指控。包括溫家寶,所謂開明領導人,隨便什麼髒水往“達賴”身上潑!
    中共宣傳黃繼光、董存瑞與敵人同歸於盡,都是中共一向宣揚的美德?抗日的人都是民族英雄,同理,怎麼藏族和平反抗殘酷暴政就成了不文明行為了呢?長期以來,中共強加到藏族人身上的被酷刑,被失踪,被各種名義判重刑,文字獄、因言獲罪,褻瀆佛教寺廟,打擊藏族文明,難道中共的這些行為是文明的嗎?西藏問題考驗的是中華的文明程度,民族性格的試金石,中國民間集體失聲。
    藏族以非暴力的最高境界,犧牲自己不傷害他人的方式,呼籲中共的停止壓迫。犧牲自己來呼喚全西藏的自由,難道這不是英雄嗎?當然就是英雄。這種行為在任何國家都會受到尊敬。佛教也有為他人的福祉而犧牲的故事,非常感人!
    與藏人相反,中共是用國家機器,共軍,監獄,勞改場,武警,機槍,刺刀,坦克,電擊棒,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別的民族的死亡上的。這兩種行為哪一個是不文明行為一目了然那!
    讀中共經營的媒體和五毛言論,大家注意一點。他們沒有新聞道德,時常把自己想說的話,強行塞進別人的嘴巴裡,就是為了政治宣傳無所不用其極。然後,大量轉載引用就成了某某人說了什麼的“事實”,在海外的人只需要稍微搜一下就能破謊言。大陸人不幸的被中共操控,像是木偶戲,皮影戲一樣。

      筆者不禁問,中共一向草菅人命,不配在檯面上大談生命的價值。譬如說,一個強姦慣犯大談潔身自好,保護婦女,正常人能信嗎?中共不知,藏族的風俗是發生大的災難不過年的。中共又把這件事拿來攻擊達賴喇嘛!問題不在過年本身,在於中共沒有停止迫害西藏!承認錯誤。藏人任何公開訴求的回應是鎮壓。

      1994年聯合國《消除國際恐怖主義措施宣言稱,為了政治目的而企圖或蓄意在一般公衆、某一群人或某些人中引起恐怖狀態的犯罪行為,在任何情況下都是不可辯護的。中共61年來都是恐怖統治西藏的血淚史,從1951年,1956年,1958年,1959年,1962,1966年,1974年,1988年,1989年,2008年,那一年不是屠殺,2011年到近期的“自焚”,哪一件事不是中共高壓下的反迫害。殺人,判監,失踪太多駭人的屠殺都是中共一手操辦的。

    讀一讀有良知的記者唐達獻記錄的1988年拉薩屠殺紀實吧。中共為什麼不容獨立調查組,自由新聞媒體,外國使館人員,聯合國調查人員進入西藏進行實地採訪了解真相呢?就是怕真相,見不得光唄!

    溫家寶2008年,一句一頓地說“3.14是達賴集團,有組織,有預謀,精心策劃的”到現在都沒有拿出任何證據,達賴喇嘛一再要求中共派人來調查流亡組織,中共理虧心知肚明。西藏流亡政府和達賴喇嘛的電子郵件都被中共植入病毒多年,前幾年一再見諸媒體。達賴喇嘛說:“沒有關係,我們本來就沒有什麼要隱藏的”。

    如果正如溫總理說的是“蓄謀已久”那麼中共應該拿出證據,向世人說清楚。中共“反分裂”的民族消滅是以犧牲尋常百姓的安居樂業為代價?中共把藏人最求自由等同與“分裂”畫等號,不是煽動、慫恿漢族繼續實施迫害又是什麼?

      佛家有言:“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反算一下,中國傳統上是佛教社會,中共摧毀的豈止萬千寺廟,整個中國幾千萬人死於非命,成了毛樹立自己威名的冤魂。蠱惑多少共產黨員,共青團員,少先隊員發動各種運動來殺老師,斗父母,揭發親友。中共罪惡累積成帝國大廈,教唆漢族人壓迫、醜化其他民族,造下民族之間的根本裂痕,其罪過足以下十八層地獄。

      二問中共:誰在滅絶西藏文化?
      中共想盡辦法,用盡心機,要西藏問題變成達賴喇嘛的個人問題,達賴喇嘛個人的前途,達賴喇嘛多次聲明自己在外很自由,很受歡迎。從來沒訴求過從中共得到任何個人利益。中共謾罵達賴喇嘛為“魔鬼,”“狼”,“反動派”。把自己說成是“救世主”,“解放者”。可是達賴喇嘛在藏族人心裡是觀音菩薩的慈悲化身,西藏政府合法的代言人。藏族看中共是入侵者,共產外道。外國人看達賴喇嘛是象徵慈悲與道德的世紀偉人,看中共是站在歷史錯誤一邊者。
    中共過去搞西藏搞階級鬥爭,要求批判貴族,僧侶社會精英。現在的反抗鬥爭民族壓迫。中共大力宣傳西藏以前是社會黑暗,同時又不得不承認藏族文化博大精深堪比漢文化,甚至在某些方面更勝一籌。如此珍貴的人類文化遺產的瑰寶,在中共統治的社會裡急速瀕臨消亡,中共難脫其責!
    中共非法統治西藏61年後,西藏還是依然貧困,特別是鄉下,教育,醫療設施極差,平民基本沒有福利,教育全面赤化,漢化。在1956到1981的25年間傳統西藏社會基礎寺院,教育系統,金融系統,社會管理系統全都被摧毀,西藏平民變成了貧民。但沒有建立起為藏人利益的社會結構和資源配置系統。控制打壓,不放手就是基本面貌。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中共還真是農奴主心結不減,把西藏視為家産,把西藏人民視為自己的奴隸。
      有學者指出,“中共所講的被建設的西藏文化,指的就是共產文化的絶對特權。在中共的眼裏,一旦普通藏民掌握了西藏文化,就破壞了中共神權管理下森嚴的鐵腕等級制度。”信哉斯言!
      西藏文化多元多層,既有宗教文化,也有世俗文化;既有傳統文化,又有現代文化;既有藏民族文化,也有印度文化、蒙古族等民族文化。“中華”文化,更不用說“共產文化”從來都不是西藏文化的內容。
      中共挖空心思偷梁換柱、移花接木,無非想欺騙世人,使其以為發展了“中華”文化就是發展了西藏文化的全部。這才是對西藏文化最大的“滅絶”!
      筆者認為,中共“解放西藏”的葫蘆裡,賣的無非是這麼一劑藥:滿足一心想望“中共民粹主義”者的需求,挑起國內憤青保守勢力“對西藏進行暴力施壓的衝動”,最終達到完全消滅西藏文明,永遠奴役西藏的醜惡目的。

      三問中共:中國和西藏歷史上是“供施關係”嗎?
      其實中國和西藏還真不是什麼“供施關係”,西藏和大清國的領導之間個人的友好往來才是“供養與施捨”關係。別弄錯了哦!是大清國的皇帝為皇室得到佛教經綸教導,供養自己的老師達賴喇嘛,達賴喇嘛是在施捨佛法。佛教權威高於世俗的傳統中是“法師坐大法座獅子之座,人王則坐卑小座不自高大”,雍和宮就有這些歷史資料,宗教向來都是高於世俗《沙門(佛門)不敬王者論》。中共把中國和共產黨概念不分,迷惑國民,黨國不分法,掩蓋自己的罪惡。
      縱覽清史,筆者不禁疑惑,這個號稱繼承了五千年中華文明的中共政權,為何在西藏不是中國領土這一事實上就能突然“失憶”、白日說謊呢?是否真的像有人猜測的那樣,眼前這個中共獨裁專制的國家是個如真“中華文明”的假貨呢!

      筆者樂善好施,不介意以提問的方式,幫助中共恢復一下記憶:既然你代表大清國,請你拿出從大清國同意你就是代表大清國的合法證據來啊?住藏安班(大臣)只不過是給師生之間個人聯絡管道而已,每年一次給僧眾燒茶做飯的機構。北京也有西藏的辦事處(住清大臣)就是宣政院。

    中共不敢把清宮裡的所有文獻開放,因為那裡都是國與國之間的直接證據。我們不怪中共不記得前世,白紙黑字的總不能都忘記,你該不會只在這些事上陡然失憶,翻臉不認賬吧?不論做人、做事、做黨、做共產黨,想必都不至於此!

      還奉勸一句,如果真的是“中國的共產黨”、沒有民主選舉的話,黨和“中國政府”的合法性就不可能存在,也根本不可能有中共今天的這一切“演出”。現在社會上流行“穿越”,你真該往回“穿越”一把,複習一下馬克思的教導,就會實話實說了。

      四問中共:為何要築起民族對立的“柏林圍牆”?
      首先,是中共入侵西藏問題就是所有問題的根本。中共屠軍加上中共僱工的內蒙古人民騎兵,陝甘寧的回族作為後勤,侵略軍個個手上沾滿了無辜西藏人的熱紅的鮮血。黑牢房裡的非人折磨,每天強迫勞動十幾個鐘頭。幾年內西藏人口驟減1/4多,這些是中共法西斯恐怖政權直接帶給另一個國家的苦難。
    西藏與蒙古國有條約,西藏與尼泊爾有條約,西藏與英國人之間有條約。中共就是殘暴,欺軟怕硬。二十世紀五十年代世界走向文明的時刻,西藏被中共生吞活剝了,幾年來,整個西藏變成了納粹集中營式“中共人民公社”。中共統治下的藏族人,苦難的淚水和血水就沒有停止過。中共肆意妄為,隨便侮辱藏人,隨便整,隨便發洩,肆無忌憚。外界很少能知道,沒有手機,TWITTER。只有流亡藏人,達賴喇嘛發出微弱的聲音,時間一長聲音漸長,了解的資料多了。

    中共高平率的製造痛苦,不讓別人知道很難。只有中共統治下的民眾和全世界人民不一樣,對西藏的苦難一概不知道不說,還顛倒黑白,要求西藏人感恩!?向殺藏人120萬的政權感恩?侵略者沒有資格要求亡國者感恩戴德。中共統治下,一切不正常現象都是正常的。有趣的是,中共還是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成員。這世界怎麼了?
    現在藏族與中共之間的柏林牆是中共滅絕藏人,滅絕藏族文化的政策才產生了。中共公開承認了藏中之間有“柏林牆”。西藏被中共執政61年,結果就是“柏林牆”。還一副“衛士”的架勢。
      筆者注意到,“共和國”成了“恐嚇國”香港幾天前的選舉就是恐嚇的結果。台灣馬英九派吳伯雄們,奴顏屈膝跑到北京說台中關係是“一國兩區”。善良智慧的台灣人民應該從藏族自治區的遭遇學到點兒什麼。國共合作,國民黨正將台灣引向被奴役的命運。

    中共憲法裡明文規定“保障民族自治區域的自治權”。還有“自治法”稱,“自治機關”享有“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地區的人民同樣的權利”。但是,藏人連辦個護照不給辦,何談別的權利。在西藏人居留、定居、工作或其他經濟活動在中國各地都很難,連酒店都收到通知不讓藏人隨便住。

    最近,中共“御用”文人公然叫囂將藏族自治區取消。藏族居民和僧侶家中不許掛已被驅逐出西藏的達賴佛爺的畫像,家家戶戶要掛中共四代畫像。與此同時,中共集團及其親隨媒體開足馬力鼓噪所謂“愛黨愛國”,與一群極端好戰,有奶便是娘的,喝狼奶長大的,可以隨時為中共神權,爹拋娘棄的無良學者和官員拼湊“反分裂利益集團”。兩相對照,中共兩面三刀、能騙一個是一個的慣常伎倆,再次顯露無遺,真正用意更是昭然若揭。

      準確地說,中共是打着所謂“自治”的旗號騙取中國本土民眾的同情,為有朝一日完全消滅西藏自治,實現的共產農奴制後,推行種族清洗鋪路墊土;舉着“反分裂”的幌子,在漢族和其他民族之間,築起種族隔離和民族仇恨的“柏林圍牆”。

      鑒史知今,中共的言論不禁讓人們想起二戰中瘋狂的納粹。中共的“和諧社會”、“穩定壓倒一切”背後,是赤裸裸的種族消滅,和當年希特拉“清洗”猶太人何其相似!

      五問中共:你在為誰代言?

      中共一次又一次公開為自己戴上“中國的合法政府”的高帽。但是據筆者所知,他的所謂公民沒有真正的投票權,代表被代表都是中共黑箱操作出來的。筆者不禁要問,這個花着中國納稅人的鈔票、高級官員家裏好幾口子加入了美國國籍的中共,真的會為中國同胞代言嗎?中共制度對全世界一顆未爆炸的定時炸彈。周邊沒有一個國家真正尊敬它,只是怕中共癲癇病發作。其他國家與中國接觸主要是與勤勞勇敢的漢族人民做生意。

      不妨換個角度,看看這個中共在為誰代言,就知道他不會為誰代言了。
      中共是現存的世界上最大的封建農奴制度,以公有製的名義,剝奪了一切物產的所有權,而且,黨是唯一的,聖神的決策者。中國人安居樂業的居住房都是從中共那裡租來。中國人說我買房了,其實你別信他們實際上是租來的。

    中國的山川土地、農林牧副漁盡為其有,各級官員俯首聽命。共奴和農奴任其蹂躪,已經蹂死了幾千萬人哪?!這些死掉的人都不知紙張做的,也不是動畫片裡的人物,都是活生生的人被弄死的。

    時下,中共政策中,多為鎮壓進步藏民、胡錦濤就是屠殺抗議的藏胞的劊子手。中共集團的頭面人物中,有幾個是出身寒門的普通漢族?都是既得利益,太子黨,賣官買官的結果。

      再看“境內藏人”社區,武警、黑監牢,監控器,恐怖的景象入目皆是,藏胞們過着寄人籬下、低人一等的生活,與國外親人的生活根本無法相比。中共稱代表西藏,難道這是被中共“代表”的結果嗎?

      中共把納稅人的鈔票一年腐敗掉9000億。這個馬克思和俄共夫妻的兒子,現在的大農奴主……種種基因,牢牢決定了中共身體裡的每一個細胞,都沒有辦法離開“吃人”文化,中共奴隸制度結束了,那麼多貪官污吏和妖子妖孫們吃什麼呀?喝什麼呀?中共在掌權之前,從沒忘記過“民主”、“選舉”、“平等”,如今則熱衷與“專制”不已,不是有病,就是有鬼!

      筆者認為,要中共為藏胞“代言”,也有可能性,就他的身體發生“基因突變”制度改革。此處有個不錯的主意:中共不妨在天朝發跡的同時,尋找能促成基因突變的新技術,幫助改寫了他的侵略軍和屠夫黨的基因圖譜後,再來“代言藏族”不遲。

      六問中共:你在為誰祈福?

      關於“自焚者”,中共不斷說,自己“從來沒錯”,不管不顧抗議者的“停止迫害”的訴求,併抹黑他們為“殘忍,不文明,受達賴指示”。中共不良記錄翻一翻,多少次把責任推給達賴喇嘛,保全自己的執政不利。最簡單,不負責任的方式。中共不斷提拔西藏境內的強硬派骨幹,並大加“升職”並且“獎賞”。這些對中共官員來講,無疑是被要求追隨“榜樣”的信號,尋找被中共“欽佩”的機會。方法中共已經指出——“關門殺人”。

      “反分裂”是個藉口,達賴喇嘛1974年就是主張高度自治至今未變。其實,是中共強硬派才是不斷的製造分裂的主要因素。中共心地乖張,用意卑劣,其錶殼之下蠕動的就是奴役西藏、詛咒西藏文明。那麼,中共“和(喝)”的是什麼“諧(血)”呢?

      日本地震、印尼海嘯、台灣風災……,達賴喇嘛作為一個亡國難民,一律平等的寄去了5萬美元和慰問信,還親自去台灣和日本在最困難的時候即時安慰災民。達賴喇嘛做人做事一向坦蕩。中共在災難中也送去了一些統戰物資。

    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特大地震,數萬生命頃刻隕落,許多漢藏族同胞生死未卜。中共軍隊不肯及時空降求人,不是說“人民子弟兵”嗎,真到了幹事的時候,連溫總理的話都不帶聽的,一直都是黨指揮槍。胡主席呢,卻對這一人類劫難只字不提,好幾天不出現,哪怕其中正在經受肉體和心靈劇痛的漢族同胞,也不曾表達一絲同情。

    汶川,玉樹地震時達賴喇嘛分別送去了5萬美金和其他流亡藏人的捐款到新德里的中共大使館,卻被拒絕接受。最後,他們把救災款寄給了國際紅十字會。者都有報到,搜搜達賴喇嘛的講話,其中也提到過這件事。

    但筆者注意到,看看中共在全世界到處出售武器給戰亂地區,幫助北韓,古巴,蘇丹,前利比亞卡扎菲,前埃及穆巴拉克,前緬甸軍政,老撾軍政,柬埔寨屠夫波爾博特,尼泊爾毛派都是中共的座上賓,一向和專制獨裁的好朋友為伍,民主自由文明世界為敵的,這已經是常態。

    共似乎在非洲干了不少“援建”的活。一旦涉及獨裁等主子的利益,不管生靈如何涂炭、平民如何喪命,中共必定三緘其口,比如最近發生的敘利亞射殺成千上萬的平民事件,中共聯合俄國投反對制止屠殺平民的決議。對俄國連一個字都不敢說,何等的乖巧!

      說到底,中共的“對外援助”是秀自己的“政治勢力”,甚至頭上那頂“和平崛起”假髮的真假虛實,中共自己門兒清,大家也心明眼亮。他的涂了迷彩的“和平崛起”,正在顔色剝落、內裡不時敗露。對菲,越,日都不時的軍事挑釁。

      七問中共:你因何為網友所不齒?
      今天中共被成功的被“記者無疆界”組織,列入互聯網之敵國家名單中,同時踐踏人權墊底的幾個國家之一,又與北韓,伊朗,古巴同席共枕。21世紀的今天中國人看不到YOUTUBE\ FACEBOOK\TWITTER\CNN\BBC\REUTERS\SANKEI\THE GUARDIAN等等等等。

    自有“自焚”以來,每有發生,必有中共或其手下組織“戒嚴”、“軍管”、“斷網斷電話”“不開放旅遊”先行。中國網友對此霧裡看花,俯首觀望,部分網友對中共治藏表示質疑,立馬就遭到談話封嘴,封網。

      如不少網友所言,中共等以政干教,以黨干教,本就為文明社會所不允,為各國政治通例所反對。中共共產農奴制社會,是世界上最為黑暗、落後、野蠻、殘忍 的制度之一,是早被東歐和中亞前共產奴隸制國家反思,摒棄入歷史的污垢中。中共所圖,無非借“黨內民主”、“村級選舉”、“維護統一”等幌子,外行障眼之法,內藏既得利益集團維持共產農奴制之實。歷史不會答應,中國人民不會答應。

      網友的呼聲是民意的宣示。筆者也是網友,也在此發上一問:中共知道自己因何為網友所不齒嗎?
      首先,中共根本沒有資格。一個六十一年來地球最後、最大的共產封建農奴制之一的代表,骨子裡無比眷戀特權意識、以奴役剝削廣大中國民衆為生的官員家裏金銀成山的,居於權力頂端的特殊利益集團,能指望他們突然“開化”,向公民社會低頭,並和他們一起建立民主起來嗎?不太可能。
      有網友一針見血地指出,中共在西藏的所作所為,連希特拉都望塵莫及,望洋興嘆,嗜血相形見絀。一些中共保守勢力如五毛們,憤青們別有用心,想把中共當成神,把毛當作上帝,車裡,家裡都掛毛神來避邪,神權力量“保護”起來,恨不得讓它永遠停留在共產奴隸制社會。與現代自由民主的社會“絶緣”,正與中共所圖不謀而合。

      筆者奉勸中共,你已年逾古稀91歲,繼續與文明國家、與人民為敵,最後難免落一孤魂野鬼下場。達賴喇嘛說得好,國家是人民的國家,這個國家不是政黨的所有物,宗教領袖的所有物,最好讓民眾選自己國家管理人。民主自由天下即將來臨,“中共”撐不了天!中共奴隸制度,人類黑暗的一頁歷史將很快一去不復返。

     

Laisser un commentaire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